1. 币圈新闻网首页
  2. 内幕曝光

孙宇晨的代币帝国,它们都无一例外的走向了暴跌的命运

5月7日,孙宇晨在DeFi领域打造的首个代币JST登陆交易所MXC抹茶,当天涌入的流量一度让交易平台宕机。两天内,JST制造了在场外暴涨后又二级市场暴跌的荒诞一幕。

MXC抹茶上认购价为0.002美元的JST,在该交易所新推的点对点交易区内被炒到了0.05美元;而想拿着场外买来的JST到二级市场“捞金”的投资者没有想到,JST在MXC抹茶主板交易的最高价为0.04美元,更没想到它后来会跌到0.0056美元。

去年,孙宇晨借力币安,凭借BitTorrent(BTT)的十倍涨幅点燃了市场对IEO的热情;今年,他如法炮制,将JST引入MXC抹茶的IEO升级通道SpaceM上。不同的是,这次JST引来了维权。

JST已经是第三个因孙宇晨个人IP而火爆一时的项目,包括BTT、WIN在内,他为波场生态“投喂”的三个项目币都难逃暴跌命运。波场公链如同一个高大上的包装壳,里面包裹着孙宇晨代币帝国的生意经。

JST“场外高涨场内跌”引维权

MXC抹茶已经重新开放了JST的充值。5月12日,截至晚上7点50分,JST在MXC抹茶上报价0.00973美元,24小时交易量为2.5亿,不到上线首日28亿交易量的1/10。火爆景况已不复一周前。

5月7日,JST在MXC抹茶的SpaceM通道、P网的LaunchBase等IEO打新渠道完成部分融资。之后,相继通过5家交易所进入二级市场,包括Poloniex、MXC抹茶、BiKi、Bitribe、Ju.com等。

作为Poloniex被孙宇晨收购后推出的首个IEO项目,JST很早就开始在币圈造势,噱头之一是孙宇晨的个人IP。JST是波场网络上首个DeFi借贷协议JUST的治理型Token,孙宇晨曾大力推广。不光如此,早在4月中旬,数字资产交易所MXC的创始人MX便在社群里提醒用户关注。

第一家开通 JST交易的也是MXC抹茶,但并非二级市场交易。

5月7日,JST在MXC抹茶升级版的IEO通道SpaceM上完成打折销售后,先在MXC抹茶新推出的PUSH板块上供用户交易了一轮。PUSH交易区是MXC平台推出的点对点交易,用户可以自行设置价格及数量,完成买入或者卖出。从交易币种看,PUSH是MXC抹茶针对小币种的OTC交易。

SpaceM上,JST的认购价约为0.002 美元;到了PUSH交易区上,JST高涨到0.05美元,涨幅高达2375%。

凭借孙宇晨的个人IP效应,JST给MXC抹茶带来了庞大的访问量,5月7日当天,平台甚至出现了短暂宕机,“服务器被干翻了,我们正在处理。”当时MX在社群中称。

5月7日21时30分,MXC抹茶按规则关闭了JST的PUSH交易通道。然而,JST在场外高涨23倍的表现未能在二级市场延续,甚至成了二级市场投机者的坑。

当晚22时,JST在MXC抹茶主板区正式开启二级市场交易,开盘后,先从0.002美元涨到了0.04美元。平台曾推送消息,JST在二级市场开盘后涨幅1800%。但之后的两天里,JST不断下跌,一路跌至0.0056 美元。

JST下跌同时交易量大幅萎缩

对于在SpaceM抢到JST的投资者来说,0.0056美元尚维持了2倍多的涨幅;但在PUSH上高位接盘的投资者没那么幸运,JST的场外价格一度高于二级市场的最高价。

JST价格持续下跌时,MXC抹茶在当晚紧急关闭了JST的站内充币通道。平台客服人员称,关闭充值通道是“由于代币钱包临时维护”。而一张网传截图内容则显示,关停系因触发平台风控。截图中,名为“MX”的人士在一个名叫“JST PUSH交流群”中称,已跟波场交涉,“要求补充做市资金”。

对此,蜂巢财经就截图内容的真实性与MXC抹茶的创始人MX进行核实,但截止发稿时未获回复。

与此同时,针对JST的维权投资者也开始在一些社交群集结。有维权群内的聊天记录显示,有投资者称亏损金额在上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他们多为场外购买者,原本希望能在二级市场获利,没想到还没PUSH上买的价格高。有网友爆料,孙宇晨也在维权群里,之后,他“借JST割韭菜”的质疑声此起彼伏。

孙宇晨背书造波场版MakerDao

去年年初,IEO一度被视为区块链项目的融资佳径,代币上线后动辄几倍、十几倍的涨幅。而今年年初至今,HCoin、BiKi、OKEx等交易平台先后完成了开年后的IEO打新,新资产的市场表现平平。

现象级的IEO项目稀缺之时,JST出现了,短时再现了去年BTT在币安Launchpad上的高潮。

去年2月,孙宇晨借力币安Launchpad,凭借BitTorrent(BTT),制造了十倍涨幅神话,也点燃了交易所和用户对IEO玩法的双重热情。这一次,同样有孙宇晨背书的JST带火了MXC的新版打新通道SpaceM。

两个项目,孙宇晨的个人IP都起到了关键作用。JST上线MXC抹茶前,孙宇晨亲自上阵做了AMA,为其站台,可见他对这个项目的重视。

那么JST到底是什么?从公开信息看,它是波场公链网络上的DeFi借贷协议JUST的治理Token,也是孙宇晨为波场生态投喂的第三个代币项目。

JUST的官方信息显示,JST是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借贷平台JUST的底层通证。用户可在JUST的平台中抵押TRX生成去中心化美元稳定币USDJ;JST可用于支付借贷利息,同时具有平台治理的功能。

从JUST的定位看,不免让人想到了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借贷协议MakerDao,该协议同样底层通证MKR,相较这个底层通证,MakerDao更为人称道的币种是其机制下产生的中心化稳定币DAI。

JST的功能看上去与MKR类似。有业内人士形容,“说白了,孙宇晨就是在波场上做了一个MakerDao,MKR 已经是一个总市值超过3亿美元的协议项目。目前JST的流通盘市值刚刚到80万美元,又是孙宇晨背书,所以市场对它的关注度较高。”

JUST网络当前锁仓资产达1千万美元

截至5月12日18时,据Dapp.review数据显示,上线时间不足一个月的JUST在DeFi领域的排名已上升至第九名,网络锁仓资产达1千万美元。

如果把MakerDao与以太坊的关系比作“自由恋爱”,JUST与波场的关系更像是孙宇晨一手操持的“包办婚姻”。

你很少见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为哪个在ETH网络上构建的去中心化项目站台,但在JST登陆各个交易所前的AMA活动中,JUST协议的开发成员从未现身,倒是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忙前忙后。连JUST的命名都与孙宇晨的英文名字Justin很像,有网友笑称JST是“孙宇晨币”。

两年三币 均高开低走

JUST已经是孙宇晨为波场生态投放的第三个项目,JST也成为他亲身为二级市场投资者“投喂”的第三个代币,但每一个都难逃暴涨后又暴跌的命运。

2018年7月,波场以1.4亿美元收购了拥有近1亿用户的点对点共享服务公司BitTorrent。BitTorrent 提供的“BT下载”一直是互联网最热门的下载工具之一,“BT种子”对网民来说如同盗版资源的一个图腾。

当年的收购完成后,孙宇晨对外宣称,BitTorrent与其超过10亿的全球安装用户正式成为波场生态的一部分。之后,他对BitTorrent完成了“发币改造”。2019年初,波场生态中出现了BTT代币。

从公开众筹到上线币安,这期间,BTT的市值从众筹时的0.00012美元涨至高点0.0012 美元,价格攀升近10倍。1.4亿美元的收购价对比BTT后来11.88亿美元的市值,孙宇晨的这场收购可不亏。

但对持有BTT的数字货币投资者来说,或许就喜忧参半了。BTT上线二级市场后,价格逐步下滑,目前币价在0.000261美元,相比高点已跌去了78%。

除了BTT外,WIN是孙宇晨在去年力推的另一个波场系代币。

WIN是波场王阔中去中心化游戏平台WINk的代币。该游戏平台拥有Dice、Table Games、Poker等多类型博彩游戏。DAppReview数据显示,WINk 30天日均活跃用户约为4000 左右,日均流水为3亿TRX,属于波场生态中的头部应用之一。

去年7月22日,币安宣布 WINk(WIN)项目将上线旗下Launchpad IEO打新通道。上线首日,WIN的价格一度攀升到了0.000948美元,相比于它的开盘价0.0004123美元涨幅超140%。

这是币圈首个博彩类游戏项目在交易所上打新,后来,它成了从币安Launchpad上出来的币价跌幅最大的项目。上线二级市场后,WIN的价格一路下跌。尽管去年8月中旬,孙宇晨曾通过个人微博承诺,将让WIN团队用五成收入回购代币并销毁,但依旧未能止住币价的暴跌态势。截至目前,WIN报价0.0000739美元,已经破发,较高点跌幅达92%。

WIN过去一年的价格走势

不管是去年的 BTT、WINk,还是今年的 JST,孙宇晨的个人IP总能让这些新项目在上线时飙升至高位,但狂热总是短暂的,暴跌终究成为这些孙氏代币的命运。

如今看,波场公链更像是孙宇晨独家代言的代币制造机,他借公链故事将一个个代币包裹在波场的去中心化生态中,然后又将这些代币推向中心化的二级市场。孙宇晨的波场帝国里装着的,其实是他的代币生意。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admin@btc366.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366.com/8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