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表现最佳的DeFi代币一览

毫无疑问,去中心化金融(DeFi)是2020年加密市场势头的主要驱动力。固然,比特币(BTC)在这一年中取得了200%的增长,以太币(ETH)也涨了380%,但一些与DeFi相关的代币(在涨势上)已经超越了它们,而且表现得十分出色。

如今的许多DeFi相关代币在年初时并不存在,这些新协议和代币的出现就像是在六个月内的一场微观爆炸。这些代币中有许多与2017年山寨币类似,属于拉高抛售模式,但有些则表现稳健,而本文也将重点介绍这些资产。

早期DeFi

2020年初,与DeFi相关的代币交易量并不多,它们只是19年底充斥市场的一小部分。然而每一个新的协议都需要有自己的治理代币,而这些代币则被“堕落的农民”或者“degens”疯狂地开挖,以寻求快速盈利。自然而然的,巨鲸和内部人士从这场“耕作”狂潮中获得了巨大的财富,而那些寻求短期收益的小散户们则普遍地遭受了损失。只要晚几个小时投资一个新项目,就往往会导致痛苦的结局,因为那些内部人士已经带着战利品离开了,并把新分发的代币又扔回了市场。无论如何,回到2020年年初,DeFi行业内领先的代币和平台是Maker的MKR,今年第一周的时候其价格为440美元。在前100名的加密资产中,还有Synthetix的SNX,交易价格为1.13美元。如果将Chainlink(LINK)也视为是DeFi代币的话,它当时的价格为1.81美元。0x协议代币ZRX当时的交易价格约为0.187美元,Augur的REP价格为9.46美元。Kyber Network的KNC在前100名之外,交易价格为0.21美元,比特币封装协议代币REN的价格为0.035美元。Loopring的LRC价格为0.022美元,而Aave的LEND代币价格仅为0.016美元。前200名之外还有Bancor的BNT、Gnosis的GNO、THORChain的RUNE和KAVA。这几乎囊括了今年年初DeFi相关的主要代币。而在低市值代币中,Melon Protocol的MLN代币并不为人所知,其当时的交易价格约为2.9美元。以上2020年初的价格取自Coinmarketcap 1月第一周的历史快照。

长期收益者

年初的那些项目,有几个已经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进展。截至12月中旬,Maker最终锁定了约26亿美元的总价值,成为最大的DeFi协议,但其MKR代币价格仅增长了22%,仍有很大的空间。SNX的表现则要好得多,全年净涨360%,到12月中旬时已突破5.20美元,而LINK在2020年的涨幅则超过了650%。ZRX价格翻了一番,REP涨了70%,KNC涨了330%,而REN则以725%的涨幅位居榜首,12月中旬以0.30美元左右的价格收盘。2020年,也是Loopring协议史诗级的一年,涨幅达到了670%,价格为0.17美元。Aave的LEND代币经过再平衡,改名成了AAVE,其供应量也减少了100倍,所以相对价格更是涨了5000%左右,12月中旬的价格也突破了85美元。Bancor的BNT代币在这一年里获得了670%的涨幅,而Gnosis的GNO的涨幅则在470%,而最近改名为Enzyme Finance的Melon打败了所有的代币,十二个月里,MLN代币涨了超过960%。

DeFi领域的新成员

大多数DeFi代币是在8月至10月之间出现的,而其中大多数则呈现出了2017-2018年山寨币和首次代币发行(1CO)繁荣萧条周期的拉高抛售模式。然而,有些代币却有着良好的表现。(Messari DeFi回报率指数是比较它们的一个很好的方法)

Yearn Finance通过引入策略和资金池,简化并自动化了收益耕作方式,成为了今年最具创新和影响力的DeFi平台之一。根据Messari指数,截至12月中旬,其原生的YFI治理代币已经涨了约2350%。9月份,在纯粹的FOMO和供应非常有限的看法推动下,YFI从一个基本为零价值的代币,飙升到了4.4万美元的离谱价格。到12月中旬,YFI的交易价格仍然高于BTC,约为26500美元。此外,在degen FOMO的推动下,当时还有许多新项目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后来却都渐渐退下来了。其中一些幸存者包括UMA,在5、6月的交易价格约为1.5美元,然后在9月初则飙升到了25美元,12月则回落到了9美元。而Cover协议,另一个新推出的基于DeFi保险的项目,其代币COVER从发行价到当前价格的涨幅达到了260%。此外,2020年下半年也涌现了一大批以粮食种植为主题的代币,但正如我们在下面看到的那样,大部分代币在结出果实后不久就枯萎了。

DeFi拉高抛售

并非所有DeFi代币都有着很大的涨幅,其中许多代币仍在协议推出时的峰值和低谷之间徘徊。SushiSwap的SUSHI治理代币可能是其中最为知名的一个,因为在9月初协议推出后,它的价格飙升到了近9美元。然而随后几天,当创始人厨师Nomi抛售之后,其价格也随之崩溃,相较于历史高点,两个月后,该代币下跌了近95%。12月中旬,SUSHI仍比其峰值低70%,交易价格为2.8美元。12月中旬,Yam Finance的YAM v2代币从9月初近50美元的狂欢高度下跌了87%。而Curve Finance则一直是另一个拉高抛售类型的代币,它在协议刚推出时飙升到了1.60美元,但不久后就进行了抛售。在撰写本文时,CRV的交易价格为0.64美元,相较于历史最高点下跌了60%。Swerve Finance也表现出了类似的模式。在FOMO驱动下,协议一推出,代币就涨到了7美元,而后却暴跌了90%,价格仅为0.7美元左右。Pickle Finance也一样,在12月中旬发力涨到了55美元以上,而后却下滑70%,价格跌到了15美元以下。收益耕种领域内的先锋Compound协议的治理代币,较最初逾300美元的价格也下跌逾50%。Uniswap的新治理代币UNI在大举空投后,涨到了7美元,但此后又回落了约45%。而其他低迷的DeFi代币还包括YFII、ADEL、BAL、MTA、SRM、APY、BZRX和CREAM。

2020年最亮眼的DeFi代币

Aave的同名代币是2020年表现最为亮眼的DeFi资产,涨幅高达500%左右。而这则要考虑到其代币供应量的减少和迁移的情况,在今年年初,其原LEND代币的交易价格仅为0.016美元。表现第二亮眼的是Yearn Finance的YFI。年初至今涨幅达2350%,而且上线不到两个月就创下44000元的历史新高。表现第三亮眼的是去中心化的链上资产管理协议Melon(已改名为Enzyme Finance)。根据Messari的数据,在这一年中,其原生MLN代币的涨幅达到了惊人的960%,到12月中旬也达到了32美元。此外,涨幅在500%以上的,还有Chainlink的LINK、比特币封装协议代币REN、二层网络去中心化交易所 Loopring的LRC、Bancor的原生代币BNT和Gnosis的GNO。

DeFi的起起伏伏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并不是所有DeFi代币的本质都是优秀的,从8月到10月,它们的大规模爆发使得市场上充斥着基本无用的治理代币,而这些代币往往是其他协议克隆的复制品。实际上,这是一场代币的盛宴。“堕落的农民们”从一个流动性池跳到另一个流动性池,而在获得这些治理代币后,他们则会立马将其抛售。而这种行为完全否定了协议的概念。今年夏天DeFi的整个场景与三年前的山寨币泡沫非常相似,所有东西都必须有区块链和代币,不管它是否真的需要。正如我们从那时起所看到的那样,在这个去中心化金融的快节奏世界里,只有适者才能生存。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admin@btc366.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btc36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