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清算银行创新总监:CBDC既不是革命也不是目的

目前来看,从个人、小商户到大企业乃至国家和国际组织,很多人都想要CBDC。全球80%的中央银行已经开始构思CBDC的概念、研究其潜力,40%正在着手概念验证,10%正在部署试点项目。

CBDC有着安全性强、便利性高、包容性强等优点,能够为跨境支付、财政转移和稳定金融体系等提供支撑。不过,数字货币也存在着各种机遇和风险。

安全的电子货币并非革命性的发明。对于发达经济体的大多数人们而言,带有存款保险的优质银行服务已经可以免费获得。

当人们担心超级安全、方便的新型货币会碾压银行存款,从而让信贷经济从正常状态步入枯竭期,甚至因提取存款的过于便捷而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引发银行挤兑时,我们为什么还要发行CBDC?

对此,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中心负责人贝诺埃特·塞乌雷(Benoît Cœuré)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引述了朱塞佩·托马西·迪·兰佩杜萨在《豹》中的一句著名台词:“要想让一切保持不变,那么一切都必须改变。”

贝诺埃特·塞乌雷是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中心总监、执行委员会委员。2013 至 2019 年 , 他担任国际清算银行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并担任金融稳定委员会成员。于 2020年 1 月成为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中心负责人,是国际清算银行执行委员会的成员。此前 , 他是欧洲中央银行执行委员会成员,负责市场运作以及欧洲和国际关系。

塞乌雷指出,在科技日新月异的背景下,中央银行要想保持货币和金融稳定,就必须做出改变,还必须掌控科技。

对于CBDC可能存在的风险问题,国际清算银行(BIS)联合多家中央银行在一份报告中列出了相关的原则并给予指导,并提出了货币界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即承诺任何可能出现的CBDC都不得“伤及”中央银行维护货币和金融稳定性的职能。

值得注意的是,塞乌雷强调:“CBDC并不会开创一个时代的繁荣,也不会解决种种社会问题——这超出了任何货币的能力范围。CBDC本身既不是革命,也不是目的。”(传送门:IMF何东:单靠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很难改变已有的国际货币使用格局)

他指出,CBDC可以是一种实现货币包容性、可及性、安全性和便利性的方式,它可以支持更加多样化的国内外支付生态系统,通过适当发展,它将提供一种全球公共商品的新模式。“对此,我们应该同舟共济。”

中文实录

CBDC:一种全球公共商品的新模式

我想探讨的是一个让中国受到世界的关注的话题——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在刚刚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虚拟年度会议上,许多中央银行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谁会需要CBDC?

显然,从个人、小商户到大企业乃至国家和国际组织,很多人都想要CBDC。数百万人在深圳注册参加人民银行的数字人民币红包抽奖活动,幸运的中奖者能够在数千家参与试点的商店使用红包。

在中国以外,各类行业团体正在推广各种形式的数字现金:“天秤座稳定币项目”已正式表示希望“整合”CBDC;科技公司、银行、非政府组织和咨询公司现在纷纷争相进行下一轮创新;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则正在研究CBDC后续的国际性影响;二十国集团最新通过的旨在加强跨境支付的《G20行动计划》也暗示,CBDC是其解决方案中的一部分。

今年早些时候,全球80%的中央银行已经开始构思CBDC的概念、研究其潜力,40%正在着手概念验证,10%正在部署试点项目。

央行数字货币的优势与定位

数字货币的优势在于能够将中央银行资金的安全性与电子便利性相结合。然而,安全的电子货币并非革命性的发明。对于发达经济体的大多数人们而言,带有存款保险的优质银行服务已经可以免费获得。

当人们担心超级安全、方便的新型货币会碾压银行存款,从而让信贷经济从正常状态步入枯竭期,甚至因提取存款的过于便捷而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引发银行挤兑时,我们为什么还要发行CBDC?

正如朱塞佩·托马西·迪·兰佩杜萨在《豹》中的一句著名台词:“要想让一切保持不变,那么一切都必须改变。”在科技日新月异的背景下,中央银行要想保持货币和金融稳定,就必须做出改变,还必须掌控科技。

相比于纸质货币,数字货币将发挥出更大优势。

首先,CBDC会确保随着经济的数字化,公众将继续获得安全的中央银行货币。与现在对钞票的使用一样,CBDC也将会在日常生活中供人们自由使用。

其次,它有助于中央银行提高支付多样性,让跨境支付变得更快速、更便宜,促进金融包容性,甚至可在类似当前新冠疫情这样的危机时刻为财政转移提供便利。

此外,CBDC还有助于保持金融系统核心——即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稳定性,有助于确保在诸如密令化环境之类的新的、不同的技术环境中,仍可以使用中央银行的资金进行交易结算。

对CBDC所面临的种种机遇和风险进行权衡,从实践和技术的角度看,是一项重要挑战。

在CBDC的风险方面,国际清算银行以及加拿大、欧元区、日本、瑞典、瑞士、英国和美国的中央银行的最新报告中,对这类未知领域的探索列出了相关的原则并给予指导。

与医学界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类似,报告中还提出了货币界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即承诺任何可能出现的CBDC都不得“伤及”中央银行维护货币和金融稳定性的职能。

事实上,报告还更进一步地指出,在致力于培育创新和私人竞争的新货币生态系统中,CBDC应该成为现金和具有安全性的私人货币的补充,而不是取代二者的地位。

相较于风险,CBDC真正的机会在于,它并不仅仅是另一种支付方式。它可以成为新型的、对公众开放的平台的演化基础,以鼓励发展多样化的银行和金融科技生态系统,避免在日常数字生活中所出现的“赢家通吃”型网络,确保让创新造福大众,而不仅仅是一小撮人。

加强央行数字货币合作

使之成为新的全球公共商品

CBDC的具体设计会因司法管辖区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也会因自身的定位(是成为中性的付款方式还是成为货币政策的新工具)以及用户隐私相关设置而有所不同。

对于这些问题及许多其他问题,不同的中央银行将给出不同的答案,其中还可能涉及与政府、行业和公众的广泛协商。假如CBDC是一个带有国家个性色彩的事物,中央银行还为什么要跨境合作?又如何实现跨境合作?

国际清算银行对CBDC的探索持严肃认真的态度,各中央银行认识到,CBDC为汇集知识和资源、建立种种相辅相成的体系提供了关键的机遇,这些体系的相互弥合可以消除或至少减少如今小额跨境支付中存在的摩擦。固然,货币处于主权的核心,发行CBDC在任何国家都始终是一项政治决定,但是在做准备的过程中,合作才至关重要。

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中心的CBDC战略建立在国际合作的基础上,通过遍布全球的网络,累积技术能力和专业技能。携手东道国的中央银行,创新中心利用自身的技术能力设计可行的解决方案。创新中心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与瑞士国家银行发布首个批发型CBDC的概念验证。

未来,创新中心还计划借鉴吸收各央行在跨境使用CBDC方面的经验,包括香港金管局和泰国银行之间的合作经验。众所周知,中国等国家在CBDC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是通过中央银行之间的合作,各国可以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对于零售型CBDC的基础构件,上述工作将为开展相关实验铺平道路,从而为央行的设计和技术选择提供依据。CBDC的基础构件有可能涵盖与现有支付系统的互通互联、用于分配CBDC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数字身份的Rails框架、合规性监视、网络和防伪适应力和离线功能等。为此,我们将增加自己的区块链容量。这是一项复杂的技术工作,它指向实际解决方案,而不是近年的概念研究。

总之,CBDC并不会开创一个时代的繁荣,也不会解决种种社会问题——这超出了任何货币的能力范围。CBDC本身既不是革命,也不是目的。

但是,它可以是一种实现货币包容性、可及性、安全性和便利性的方式,它可以支持更加多样化的国内外支付生态系统,通过适当发展,它将提供一种全球公共商品的新模式。对此,我们应该同舟共济。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admin@btc366.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366.com/29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