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货币的乌托邦

过去称为“18世纪的奇迹”的天才莫扎特其实出生的家庭并不富裕,虽然他的父亲是小有名气的音乐教师,但是让莫扎特成名的第一次欧洲巡演还是依靠各种贵族的资助,如果没有当初的那些贵族的资助那么即便是天才的莫扎特可能终其一生也只能像他父亲那样成为一个音乐教师。那么如果莫扎特出生在现在呢?当年一些贵族会为了自己兴趣爱好或者自己的名声去资助一些看起来有天赋的孩子或者年轻人,但是现在阶级的差别使得有钱人和有天赋的穷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也很少有富人会主动发掘并资助有天赋的穷小孩,这种风气早已不复。

那么你说如果莫扎特可以当网红啊,如果他真的有天赋他可以发自己弹钢琴的视频,他的天赋很可能让他红起来,也可能,但是在现在的互联网下有才艺的网红比比皆是,他在即商业技巧又精通大众心理的职业网红中恐怕很难杀出一条血路,他在网络上成功的概率其实很小,即便小有名气,所能得到的金钱也完全不足于支持他后续昂贵的音乐学习。

那么你说他还可以申请政府补助,确实又一些政府会有专项资金资助艺术创作人才,但是如果靠政府资助来做很可能会导致不该得到资助的人得到很多资助,而真正应该得到资助的人又得不到,纳税人的钱白白浪费掉。

所以如果莫扎特出生在现在只能做一个平庸的音乐教师?我们为什么无法让那些贫穷的天才发挥价值?!

让我们把这个问题一放,先看看另一个故事。

现在一个孩子落水了,情况十分危急,因为水流湍急没有人敢去救他,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纵身一跃跳了进去,把男孩救了上来,但是过程中他的手机被水冲走了,背包也被人拿走了,尽管网上人们对他的行为大加赞赏,政府给予他荣誉的证书,可风头过去没人还记得他,但是他在这个过程中损失的远远大于他得到的,但是他的行为对社会有着巨大正外部性,让人们相信了人性的光辉,甚至其他区域的商人看来这个新闻决定对这个区域投资,可他个人的行为的正外部性并没有为他个人获得任何收益。另外比如在城市一个重要的地方有一个拆迁户坚持不走,使得一个有益于整个城市的项目无法进行,但是除了让纳税人为这个拆迁户承担巨额的资金以外毫无办法,这个钉子户的负外部性却无法受到任何惩罚。

一方面好人做好事反而受到损失,另一方面我们还要为那些耍流氓的人买单?!

让我们再看看另一个故事。

未来VR技术,游戏等虚拟体验日渐成熟,这些技术就像现在的智能手机一样普遍,人们生理的、心理的乐趣可以通过技术极大程度上的满足。其实现在也一定程度上已经实现了,一些御宅族整天在家里玩游戏、看动漫电影,他们对于现实生活的欲望是极低的,没有任何动力趋势他们做正外部性的事情,全都是伸手党,而物质生活上依靠技术他们都可以得到满足,但是如果大多数人都处于低欲望的状态社会只能停滞不前,甚至衰退。少数人出于个人成就感制造为多数人产生乐趣的音乐、游戏、视频,使得很多人获得了收益,但是贡献者并没有获得真正的经济收益。同样的很像GitHub的开源运动,开源运动的贡献者不求回报的贡献社区,可是因为没有经济收入仅仅依靠他们个人的成就感与荣誉感是难以持续的,而且他们的个人成就感也很容易在游戏中或者更商业化的行为中获得。

理想真的只能止步于现实吗?!

其实我这里只是举一些看起来毕竟极端的例子,其实相似的问题想一想还有很多。这些问题看起来是无解的,似乎我们最终只能妥协,除了妥协别无办法。

但是时代似乎在技术方面似乎已经为我们开启了一个新的方案,[区块链技术+个人社交信息交互]

你可能感觉之前好像听说过,奥,社交货币嘛,好像也没什么新鲜的,基于我们为各大社交媒体提供了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产生了很大的经济价值,所以应当获得社交货币作为补偿的概念。嗯,其实这和我想说的是两回事,不过既然你提到了社交货币那我们就先聊聊社交货币的概念吧。

为什么让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为消费者数据提供社交货币是不合理的,首先不同人数据的价值是不同的,比如一个富人在网上的个人喜好信息,奢侈品牌愿意花重金为这些推送广告,而对于那些穷人他们的个人信息价值就很低,没什么商人愿意花钱买他们的信息。每个用户为互联网平台提供的个人信息是有价值的,但是价值差异极大,不应该用相同的价值衡量,而且每个人数据价值都在变化,用AI判断个人数据价值可以,但是有点浪费计算资源,而且互联网服务商也确实通过我们的个人数据为我们提供了帮助,既然他们为我们的数据掏腰包了,我们是不是也要为他提供给我们的数据以及计算服务掏腰包呢?为什么不把这一切让市场决定呢?

我们想象一下如果出现了一种基于区块链和实名制具有唯一性的个人货币(personal currency呢?每个人都有自己发行的货币,每个人都是各自货币的发行者以及经营者,开始我们都有很多的个人货币,但是单价很低,同时我们开放交易每个人也都可以买入其他人的个人货币。这是一种基于个人信誉、社交价值、社会价值货币,这种货币伴随一个人终身,货币的价值也随着个人价值波动直到死亡。

它应称为“个人货币”或“个人币”,(personal currency/personal token)但是不能称私人货币(Digital private currency),它的游戏规则不是发币者可以随便改的,它是平台中心指定规则,所有人在规则内游戏,为了让个人货币体现个人长期价值所以不可以随便增发。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个人货币市场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吧。

一、基于个人价值的投资市场

基于个人价值的投资市场,比如你今天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很棒的人,你判断那个人有能力,也许未来能成功,那么你就可以买他的个人货币。所以莫扎特虽然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孩子,但是你认为他将来会出名,会有极大的经济价值,那你就可以投资他个人,将来他成名了,他个人的货币也会水涨船高,你就可以赚钱。比如你见到年轻的马斯克,认为他很好的品质,而且有开阔的视野,虽然他现在一无所有,甚至连一个靠谱的项目都没有,但是没关系,只要你认为他的个人将来会做出巨大的商业价值社会价值,那么你就可以投资他。

人们不会去买很富裕的老人的个人货币,因为他死了他的个人货币就不可能有任何升值空间,而是去投资那些身无分文的年轻人,他们的货币很便宜,万一他们有一个成功了那么就能大赚一笔。会有产生很多对个人货币进行投资的投资人,无数贫穷的艺术家、作家、空想家、独立游戏程者,都会从中受益,他们只要让投资者相信他做的是有长期价值的事情就不需要工作,他们靠投资人的钱实现梦想。在个人货币市场中时间就是金钱,甚至时间利用率也是金钱,如果你让别人知道你充分的利用了你每一天的时间;去学习、去创造分享有价值的东西,别人就会因此投资你,虽然你现在也许还只是个学生;当然健康也是金钱,如果你身体不健康这也会影响他人对你价值的长期投资。

但是你可能会说现在众筹、天使投资人不是也可以做到吗,不是差不多的事情嘛?为什么需要个人货币市场?众筹往往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众筹的事情是否成功对于付钱的人没有很直接的经济变化,而对于收到众筹钱的人,既然他把钱忽悠到了,事情的成功与失败对于他影响也不大,他完全可以糊弄,或者拿钱跑了。天使投资人也是这样,很多创业公司收到投资就放心了,就不需要那么努力了,甚至可以卷钱跑路,就算不跑路公司成功了也是天使投资人收益最多,更不会努力工作。另外有的投资人让创业者签下对赌协议,这反而使得严格的资本压力使得创业者短期受到了巨大压力,而且一旦失败就要承担巨额的债务。

但是个人货币投资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你可以把个人货币理解为一个人永远无法抛弃的股票。

资本主义最伟大的发明就是股票,它是人们共同利益的体现,使大家为了共同的利益创造价值,因为股票的存在即便是再有势力的企业也需要考虑自己的声誉,这样声誉的考虑使得多数人的利益得到了考虑。为什么以前没有个人投资系统,因为当时个人会跑掉,没人可以一直监督个人,但是现在我们生活的数据的海洋中,脱离数据就像鱼脱离水,你可以生活,但是生活的很差,于是个人价值投资变为可能。而且如果几个寡头系统下的个人货币有很多用途,那他是跑不掉的,除非他一辈子颓废直到死,否则他一定会为了个人的成就做出在互联网中正外部性或者有经济价值的事情,那么人们发现他的价值就会买入他的个人货币,他的个人货币就会升值,投资他的人就可以赚钱。同样投资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保护被投资的人,比如被投资的人有抑郁症,那么投资他个人货币的人就会极力帮助他,为他请心理医生,如果担心他的人身安全就会为他雇佣保镖。

二、外部性(Externality)与经济价值的转化

外部性是微观经济学的基本概念,由于这个概念过于基本所以了解的读者可以跳过这一段前半部分。

18世纪的亚当斯密在他的国富论里提出了市场经济自由的供给与需求会自然而然达到平衡,冥冥中仿佛神的指引一般,称为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

还记得那个经典的故事吗?芝加哥经济学派的教室里一堆学生在积极热情的讨论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这个时候教授悠闲地走进教室,但是右手夹的东西让学生感到陌生,他潇洒地掏出火柴点燃右手的雪茄,顿时教室云雾缭绕,有的学生开始气喘窒息,有的学生在雪茄的气息里陶醉,这个时候教授开口:“同学们,欢迎来到外部性的世界!”

一个人的行为经常会影响很多其他人的福利,比如小到室内吸烟、随地吐痰、大声喧哗,大到工业污染、全球变暖、过度开采,这个时候看不见的手就不能有效的配置资源,不能实现最大化的社会剩余,让我们看一下这个电厂的完全竞争边际成本图吧。(取自《经济学(微观部分)》Daron Acemoglu)

x轴是发电的产量,y轴是每千瓦的价格。S是边际成本方程,如需要供给更多的电就需要卖更多的电机,单位电价成本就更高;D是边际需求方程,市场里的电越多,消费者的需求就递减所能支付的价格就越少,方程S与D的交叉就是原均衡点Q(市场),看不见的手指定了最合适的产量和价格。但是电厂发电越多污染就越多,污染需要纳税人付款,人们知道发的电越多自己就要付更多的税,电是刚需,无论发电多少消费者都需要掏钱处理污染,所以就有了新的边际成本方程MSC(边际成本S+负外部性边际成本S),成本增加了所以MSC向上移动了,这个时候我们才看到了真正的Q(最优)。

因为市场不考虑负外部性所以就需要政府来引导,就是政府的手,比如让公民知道用电越多付税越多,用越多电你就要付更多的钱。但是实际情况是,市场情况极度复杂,有无数的负外部性的例子,政府只能处理那些比较大的,随地吐痰这样的小事就很难处理,而且有人觉得罚的轻了,有的人觉得罚的重了,所有怨气都到了政府头上。

理想的个人货币市场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个人货币投资市场使得外部性即时、清晰的反应到了个人财产上。你随地吐痰、用电浪费,无论大事小事,只要别人知道了你货币立刻一定程度上贬值,相反你做好事保护环境,相应货币也一定程度升值。

比如开头那个救落水孩子的人,他救人出名了,提升了区域的声誉,人们认为他的货币会升值就会纷纷购买他的个人货币,他本人就会获得巨大收益,为他人做出的正外部性的价值直接变成了个人收益。再比如如果一个区域要建设一个高速公路,但是路上有一个钉子户,他们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要不然政府不得不承担高额的拆迁费,纳税人的钱浪费掉了,要不然就改变计划,使得高速公路不高速。但是如果有个人货币,政府宣传让人们知道这户人家为了高速公路搬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人们就会购买他们的个人货币,拆迁户知道自己为社会做出贡献个人货币就会升值,相反如果他们坚持不走,宣传下人们知道他们的行为其他人造成不便,今后没人会买他们的个人货币,这样正外部性可以通过市场看不见的手直接转化为收益,负外部性也可以通过市场直接转化为经济损失。因为在互联网个人价值和名誉是长期记录的,比如马蓉人们知道她很差劲,今后没人会买她的个人货币,除非做一些好事。

人们会为了个人货币的升值做出有社会贡献的事情。所以理想的个人货币市场可以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因为它让保护环境变成了人人的事情。

理想的个人货币市甚至可以系统性的消除战争。

比如一个国家的政府做出非人道的事情,其他国家未来会不再对这个国家的产业进行投资,这个国家的货币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贬值,而这个国家的人可能被宣传系统蒙蔽,感受不到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失,从而容忍一个糟糕的政府继续做出对少数人非人道的事情,或者伤害其他国家利益的行为,国家利益的竞争最后导致战争。但是如果有个人货币市场就可以避免战争,出于对非人道的愤怒其他国家的人没人会购买这个国家每一个人的个人货币,投资他们的个人价值,他们的个人货币因为政府恶劣行为严重贬值了,这个国家的每个人的利益收到了损失,明明白白的,所以这个国家的每个人要对政府的行为做出反抗,因为政府的行为很清晰地让他们的利益受到了损失。或者你虽然在一个不民主的国家,但是如果你对抗这样的不民主,其他国家的人反而会因此买你的个人货币,这样使得搭便车的人暴露无遗(避免了公地悲剧),小五毛、小粉红无处遁形。这样每个人都会逐渐养成对大的社会甚至对整个世界的责任感,而不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庞大的个人货币市场使得在小圈子里的人收到了直接的经济损失,逼得他们必须从自己的小圈子里出来,这无疑很好的打破了谷歌回音室或者大数据算法造成的回音室,因为如果你不走出回音室你就会一直受经济损失甚至失去融资未来。

大规模战争是一群人的集体利益与另一群人的集体利益冲突,战争中少数善良的人无法通过改变自己的立场获得收益,人们被集体裹挟不得不伤害他人,个人货币市场凸显了个人行为和个体利益的关系。

如果你不能理解这一部分,那么我简单地说就是大规模的个人货币市场理想中可以做到让一个良性的大市场摧毁那些糟糕的小市场,而不是通过计划经济让一个良性大利维坦(实际上根本做不到)摧毁糟糕的小利维坦。

这就是我想说的个人货币市场形成的乌托邦,这虽然很理想主义,但是这样理想主义的理念很容易在大学里面通过大学教授推广,比如在大学你可以觉得哪个教授的课好就买这个教授的个人货币。

三、个人货币市场创造了新的欲望

欲望是人们工作的动力,也是市场经济的根本,个人货币市场提升了人们努力工作、展示自己的动力。

未来AI使得很多无聊的工作不需要了,更多的人靠在互联网跳舞、传授知识、让人发笑让人快乐赚钱,现在人们通过推特、脸书、ins、抖音等等发有趣、有价值的信息,但是钱都被这个垄断的互联网公司赚了。比如有人唱了一首美妙的歌,网上疯狂转发,为互联网公司创造了巨大流量,很多人为了听这首歌而下载这个社交平台,但是唱歌的人也许没有赚的什么钱,今后如果她没有什么亮点人们很快就会忘记她,她可能很穷为了实现梦想而不得不在网上乞讨,但是如果有个人货币市场,她出名了,人们看到一个有潜力的草根歌手,认为她的个人货币以后会升值,于是纷纷购买,于是她得到钱可是实现梦想。

过去很少出现个人成功,往往是一个利益集团的成功,但是现在互联网每个人都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一下爆红成名,所以人们会逐渐发现对个人的投资巨大潜力,每个人都是一个上市公司。

题外话,我相信科技技术会让人们更加平等,过去只有君王才能看做工精美的大辞典学习知识,而现在很多人都可以用科技最前沿的智能手机学习,除了昂贵的自然食物、位置好的房子这些不能用流水线复制的还是只有少数人才能得到,但是一个新的游戏、新的电子产品,最富的人和普通人得到的体验是完全相同的,而这种体验对于很多人可能超过了物质的体验。技术建立平等的理念建立在人对于虚构以及科技替代实物的接受度,如果你认为这种接受度是会随着技术提高而提高的,那么技术平等就是可行的。当人们在虚拟体验中实现了精神生活的平等,以及物质生活的较小差异性,那么财富悬殊对于很多人就不那么重要了,所以必须创造新的欲望才能使社会发展。未来乐趣才是第一生产力,而不是物质、生产要素。

而个人货币的各种用途产生了新的欲望,比如个人货币可以用来与发行货币的本人发生亲密关系,见面、拥抱,或者可与本人进行深度有价值的对话。人们为了与自己的偶像,或者自己崇拜的人发生亲密关系于是努力的赚钱,或者使自己的个人货币升值。人性的各种欲望都可以在个人货币市场得到体现,这丰富了人们在物质生活以外的欲望,可以促进文明发展。

这方面可以与网络直播公司或者艺人公司合作,因为在这些领域中每个人都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一下爆红,艺人的个人货币可以变为与艺人的线下互动,产生投机市场。

四、个人档案的市场化

在这个社会中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档案,而掌握我们个人档案的是政府,一个好的政府固然没事,但是如果一个糟糕的政府,它随时可以更改你的个人档案,给你加上犯罪记录。比如文革的时候很多才华的人因为身份不好而没有晋升空间,甚至被逼自杀。如今中国也有这样的档案,也许未来有一些关于科学上网的档案,而一些职位的公司看你科学上网而不给你工作机会,使你的未来一片黑暗。

个人档案的权力不能交给政府,而是应该靠市场靠整个社会监督个人的档案以及个人声誉。因为个人货币的投资需要考察个人经核实的信息,这样的市场会产生各种第三方的机构统计核实个人的职业生涯,做过的好事坏事,人品才能等等。个人信誉直接反应在他个人货币的价格上,靠市场管理个人档案缩小了政府的权力,甚至打开了国界的限制,产生很多无国界的人。现在你去其他国家应聘一些非技术类岗位(技术类岗位还好一些),别人可能会不信任你,他们找不到你的个人档案,他们也许会怀疑你在其他国家有前科(实际上确实很多有前科的外国人来中国当外教),国界与地域的信息不平等造成的不信任限制了你生活工作的地域。但是如果有个人货币市场产生的第三方个人信息记录平台,你在任何地方做的事情都会被记录,国界不再是个人的限制,政府只是房东,个人随时可以走。如果政府认为你做了一个错事,但是其他人认为你做的很好,那么即便政府对你的货币卖出,其他人可以买入,你的货币反而增值了,政治的权力被缩小了。

总结:

个人货币市场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将个人信誉市场化,通过市场的办法将一切问题巧妙的解决,甚至是可以通过区块链实现无政府主义。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admin@btc366.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366.com/24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