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真的来了,各国央行纷纷提速

8月14日,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明确表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DCEP的试点范围不再局限于深圳、苏州、雄安新区等地,而是扩大到了北京、天津、上海、海南、大连等28个省市区域。

8月20日,深圳率先有序展开数字人民币内部测试工作。

前两年,央行数字货币还是纸上谈兵,如今它正在变成现实。尤其是进入今年后,我们可以明显发现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进度大大加快了。

这是人类货币史上的一次革命性尝试。在国内,DCEP有望掀起金融新基建的建设热潮;在国际上,DCEP可能成为跨境支付的新方案。

什么是央行数字货币?

央行数字货币,更多人喜欢称作数字人民币呢?那么什么是数字人民币呢?数字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尚未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是有国家信用背书、有法偿能力的法定货币。

从使用场景上看,央行数字货币不计付利息,可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相比于纸币没有任何差别。

它的主要优点在于避免纸钞和硬币印制发行成本高的缺点、携带不便缺点,伪造缺点,洗钱缺点等,满足人们一些正常的匿名支付需求,如小额支付等。

现在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已经成为一种公共产品或服务,一旦出现服务中断等极端情况,会对社会经济活动和群众生活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数字人民币就不会存在这样的风险,即使没有网也能转账。

很明显,央行数字货币将具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国家信用背书,具有无限法偿性与强制性。二是币值稳定,适用于各类经济交易活动。

信用是成为货币的基本前提,也是区别于虚拟货币的显著特征。货币最重要的本质是价值尺度,难以保持币值基本稳定就难以发挥价值尺度的作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幅度波动较大,如果将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这种币值的巨幅波动给使用者带来巨大风险。

从运营和技术层面看,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特征是:

第一,双层运营。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而不是由央行直接向公众发行。

第二,现金(M0)替代。数字货币主要用于小额、零售场景,替代一部分流通中的现金,因此也没有利息。

第三,可控匿名。数字货币在公众与商业银行之间是匿名的,但央行可以追踪数字货币的流向,较好地平衡了保护隐私和防范风险的双重需要。

当然,上述特征是基于已经公开的相关信息及研究报告进行分析判断。由于央行数字货币还在测试之中,最终情况还可能有所变化。

近年来,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经济重要驱动力和新的增长点。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基建”,数字货币自然而然地受到高度关注。各主要国家和地区央行及货币当局纷纷对数字货币开展研究,希望通过发行数字货币,满足数字经济发展对货币和支付体系的更高要求。

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已有5年之久,目前据有关相关的报道,我们可以知道DCEP支持“双离线支付”,即收付款双方都不需要连网,就能像付现金一样完成付款;DCEP数字钱包存在分级、限额的设计等特性,这是与我们现在使用的微信支付宝等这些流行的电子支付不一样的。但DCEP在用户体验上可能与现有的网银、支付宝、微信差异不大。

可以预见的是,央行数字货币上线后,从银联、网联,到商业银行,再到微信、支付宝,大家都会跟进。特别是商业银行及普通商户的跟进,将催生出设备升级改造等需求,并带动一大批产业发展。

央行数字货币将成为中国“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撬动更为广阔的市场。

央行为什么要推数字货币?

中国一直在推动数字人民币的发行计划,目的是成为全球首个发行数字主权货币的国家。

我国央行选择推出数字货币具有重要的突破性意义,可以说,央行选择推出数字货币不仅是顺应货币演进规律的必然选择,也是保护人民币主权地位的重要举措。

具体来看:顺应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浪潮。由于纸币的发行、运输、存储等各个过程均耗费人力和物力,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货币无纸化可以节省货币的发行和流通成本,给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带来便利。

央行数字货币实现账户松耦合,即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脱离传统银行账户实现价值转移,使交易环节对账户的依赖程度大幅降低。所以对用户和企业来说,如果只是日常使用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小额支付,完全无需跑到商业银行或者商业机构去,只要下载一个央行数字钱包App,完成注册就能使用央行数字货币进行转账。除了将数字钱包里央行数字货币取出或者向数字钱包里充值之外,用户与用户之间的相互转账无需绑定账户。

但为了避免出现挤兑,央行数字货币会像现金一样,设置一定的摩擦。也就是说,商业银行会在兑换数字货币方面设置一定门槛,小额兑换可以直接通过数字钱包进行,但大额的可能就需要提前与银行预约。

同样,出于反洗钱考虑,对于存储央行数字货币的钱包会进行分级KYC和相应限额。如果用户仅通过手机号码注册数字钱包,照样可以使用,但可能只能满足日常小额支付需求;但如果进一步上传身份证或银行卡等信息,将获得更高级别的钱包额度。

重要的是,数字货币象征未来金融科技的主要交易代币,无可避免地成为了中美角力的第三轮战场。

美元从二次大战以来,就成为国际间最重要的交易货币。根据IMF 2019年统计,美元占全球主要储备货币交易比重60%,欧元21%,而人民币仅2%。

然而,随着各国研拟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当未来国际间的交易能跳过美元,拥有更快速便利的结算方式,美元的霸权地位将可能被撼动。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未来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金融竞争,或将发生在数字金融领域,而数字货币也许就是这场新竞争的终极战场。那么,掌握了全球性的数字货币,就能很大程度上拥有全球支付与货币体系的影响力。

各国央行纷纷提速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研究报告称,目前已有诸多国家在“央行数字货币”研发上取得实质性进展或有意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包括法国、瑞典、沙特、泰国、土耳其、巴哈马、巴巴多斯、乌拉圭等。据媒体报道,日前美联储相关人士表示,正在研究“数字货币对支付生态系统、货币政策、金融稳定、银行与融资和消费者保护的影响”。

多个主要经济体已在央行层面研究推出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日前,世界上首枚基于区块链技术生产的数字收藏币LBcoin在立陶宛诞生。由一套六个随机选择的数字令牌组成,可兑换成物理收藏币。

2020年年初,柬埔寨央行宣布将在第一季度推出一种基于区块链的国家数字货币Bakong,其行长Chea Serey在7月27日的采访中表示,Bakong已于本月开始试运行,预计将在本季度(大概是在9月30日第三季度结束之前)开始正式运行。据悉,该项目已经得到了11家国内银行的支持。

泰国中央银行也在今年进入数字泰铢开发的第三阶段,即逐渐部署央行数字货币,并开始使用数字货币与一些大型企业进行金融交易,也正在考虑将数字泰铢的使用范围扩大到普通公众,以降低金融交易的成本。

今年5月14日,法国央行宣布完成基于区块链的数字欧元首次测试。目前,该数字货币仅面向在银行而非普通市民,在测试中,法国央行使用内部开发的区块链技术来创建代表欧元的数字证券。首批参与测试的银行有法国兴业银行,法国央行将继续在银行进行更多实验,包括探索在银行间发送数字货币。

日本央行7月在结算机构局内新设立了“数字货币组”,将重点研究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探寻如何构建数字社会的最佳结算系统。

今年3月,英格兰银行发布了有关数字货币的讨论报告——《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机遇、挑战与设计》,报告称,“如果英国要引入CBDC,它将以英镑计价。但英国央行尚未决定是否引入CBDC,并打算广泛考虑这样做的好处、风险和实用性。”英国央行行长贝利7月也表示,“正在研究是否应该创建英格兰银行数字货币”。

另据外电报道,七国集团(G7)基本决定将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展开合作,拟于8月底到9月上旬在美国举行的G7峰会上进行讨论。

然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8月22日消息,加密货币咨询平台The Block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世界大部分国家的央行难以在五年内发行国家数字货币,但目前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已走在前列。

分析家研究了瑞典e-克朗、乌拉圭e-比索、乌克兰e-格里夫纳、巴哈马的沙钱项目(Project Sand Dollar)、数字东加勒比元、中国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系统等最令人瞩目的加密货币倡议。

分析家指出,虽然全球范围内有可能在五年内全面实施项目并发行数字货币的央行屈指可数,还是有中国人民银行等个别央行走在了前面。

报告指出,中国的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系统(DCEP)可以为扩大人民币的全球影响力提供必要条件。

不管怎样,各国央行都在加速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显然中国已经领跑,值得期待。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admin@btc366.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366.com/24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