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比DeFi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

如今DeFi代币价格飞涨,在短短两年时间里,DeFi项目市值迅速飙升到数十亿美元。就在整个生态系统充斥了泡沫的同时,也不乏一些极具韧性的产品。所谓的去中心化金融是由“去中心化”和“金融”两部分组成的,然而在目前的状况下,我们似乎只实现了“金融”部分,而真正的“去中心化”尚未实现,不少核心功能仍需不断迭代,项目创始团队必须要有足够的控制权才能完成及时、高效的升级工作。

如何对比DeFi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

不过,狂热的收益耕作事件和高昂的代币估值使得按去中心化程度来评估顶级DeFi项目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DeFi协议目前主要会面临两种主要的治理风险:监管介入,最终关闭DeFi项目的中心化功能;巨鲸共谋,通过原生治理代币接管整个网络。因此,我们必须通过一个基于治理和代币分发的全新评估框架来衡量哪种协议的去中心化程度最高。不仅如此,DeFi协议真正的挑战在于监管,因为与中心化平台不同,大多数去中心化平台都不要求用户提供正式的身份证明或其他个人详细信息。因此,我们将构建一个统一框架来评估DeFi协议的去中心化治理情况。

这个框架里包含了三个关键方面,那就是:一种衡量社区意见并执行能够达成共识决策的方法,最简单的方法是在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中投票;激励社区进行真诚投票,拥有货币价值的原生代币有助于使个体对利润的渴望与协议自身最大利益保持一致;公平分配代币,以防止代币集中在一不够可以勾结和控制网络的项目参与者手中。这三个要素将有助于确定特定项目在去中心化领域里的地位。

那么基于此框架,目前市场上最热门的那些DeFi协议去中心化程度又如何呢?我们发现yEarn Finance的去中心化程度是最高的。该项目创立于2020年2月,创始人为安德烈·克朗杰(Andre Cronje),也是目前DeFi行业中最吸引人的项目之一,除了因为yVaults拥有惊人收益率之外,该项目的基层治理运动也是激发人们进一步参与的主要原因之一。yEarn Finance平台发行的代币YFI也许是自比特币以来分配最公平的代币,因为该代币没有分配给开发人员和投资者预开采,而是在yEarn流动性挖矿计划期间将所有供应量全部分配给了社区。yEarn Finance没有用于管理协议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但却能让用户使用YFI代币进行链上投票。该项目的相关治理权被交给了9个社区利益相关者,这些社区利益相关者通过6-of-9多重签名的方式控制着YFI代币增发,而通过多重签名钱包执行决策应该算是一直有效的、抵制巨鲸控制资金的方法。

而接下来去中心化程度较高的要算是Synthetix (SNX)了。作为拥有超过十亿美元锁仓量的顶级DeFi协议,Synthetix正在采取广泛措施来分散对系统的控制。经过两年多的发展,Synthetix核心团队于7月底宣布退出项目治理,取而代之的是设置了三个不同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以确保项目顺畅运行。SynthetixDAO最初只是一个多重签名,但在2020年6月过渡为正式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并计划在3到6个月内完全投入使用,该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管理和部署资金给贡献者和其他需要的项目,主要权限包括:负责库存管理、补偿供稿人、为Chainlink喂价付费、以及其他类似活动。SNX代币持有人不仅能够投票选举当选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成员,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推翻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做出的决定。

接着不得不提的要数Aave(LEND)了。该项目正在进行全面改造,目的也是希望将治理权交给代币持有者,同时确保原生代币价值上涨与协议管理的一致性。当前LEND代币正通过反向代币拆分迁移到AAVE,以将代币总供应量从12亿枚减少到1200万枚。此外,Aave还将创建300万个新代币作为生态系统建设储备留存,将现有投资者“稀释”25%。Aave的下一个里程碑是推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并以社区自治的方式实施通过链上投票达成共识的提案,如果出现赤字或流动性短缺的情况,一部分被质押的AAVE将在市场上进行拍卖,缓解系统的资产赤字压力,质押人相当于Aave的投资人,承担系统除智能合约安全风险之外的其他系统性风险,但同时也享有系统收益的奖励分润。此后Aave项目将不再仅由创始团队管理,这一转变将使Aave在顶级去中心化DeFi项目中占有一席之地。

除此之外,去中心化DeFi项目排名比较靠前的还有Maker (MKR) 、Curve(CRV)和Compound(COMP)。

MakerDAO是加密市场上较为成熟的DeFi协议,也是链上治理的先驱,最近Maker基金会宣布将MKR代币控制权移交给社区。所有Maker协议变更都是由代币投资者控制,而且只有在获得链上投票批准后才能实施提案,可以说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目前Maker风险参数和抵押资产的唯一决策者。但Maker生态系统的投票者大多比较“冷漠”,目前只有平均不到5%的代币持有者参与投票。不仅如此,MKR代币发行信息也不透明,他们没有进行ICO,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将代币缓慢地出售给市场。另一方面,Maker为原生代币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治理设定了基调,但他们采取的增值机制是利用稳定费产生的现金流来销毁原生代币,而不是给用户提供奖励。因此从目前的MKR代币价格走势来看,这种“销毁机制”似乎并没有取得较好的效果。此外,由于MKR代币发行量没有上限,也进一步侵蚀了代币销毁的价值,这对于MKR投资者而言存在非常严重的“稀释风险”,除非他们自己竞标新代币。

Curve(CRV)则于最近推出了治理代币和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因此去中心化程度有了较大提升,CRV代币持有者可以投票引入协议管理费并以稳定的现金流支持代币。不过,糟糕的代币发行和关键投票存在中心化问题使Curve在顶级DeFi项目去中心化程度排名中处于下风。由于Curve缓慢的代币释放机制,想要获得比种子投资者和项目团队更多的选票仍要花费数年时间。因此,Curve团队和股东会在早期阶段以多数票控制网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情况很可能会逆转,最终流动性提供者将拥有更多的权力。

Compound(COMP)于今年六月启动了流动性挖矿并推出COMP代币。但Compound代币分发机制与Synthetix完全相反,Compound没有公开销售也没有分配给风投基金,而是直接向投资者发行代币来募集资金,所有流动性挖矿项目中分配的代币都分发给了社区。从业务的角度来看,这种发行机制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绝妙的主意,但对于去中心化而言并不是个理想的选择。因为虽然流动性提供者获得了最大代币分配份额,但Compound团队和股东的代币如果拼在一起也占到总供给量的49%,因此总体来看流动性提供者在网络治理上其实是出于劣势的。不过,随着代币持有者的经济激励与Compound的长期增长相融合,预计未来会有更多COMP代币持有者参与投票,该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也会有所好转。

事实上,去中心化金融的主要目的就是确保没有人能获得对系统实施不当控制,简而言之就是:允许所有人访问,禁止任何人控制。对于DeFi协议来说,最理想的治理机制就是“零治理”,但这种机制在依靠创新吸引新用户的环境中是不可持续的。如今一些规模较大的DeFi项目正在实行某种形式的权力下放。当然,由于大多数巨鲸都是公共投资基金和加密公司,因此大大降低了恶意行事的风险,因为如果尝试在加密生态系统中夺权可能会给这些巨鲸造成巨大的声誉风险,对他们来说也不会获得太多好处。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admin@btc366.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366.com/23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