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币圈新闻网首页
  2. 币圈新闻

资本跨境收税进入酝酿期—— 如何影响数字货币和币圈?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鞠建东教授日前提出了跨境资本流动税的设计,目标是应对新冠疫情之后国际政治和经济形势变化带来的金融安全问题。这个建议一经提出就在经济学界以及社会各界引起很大震动,被视为未来国家金融政策调整非常可能的方向之一。而如果这个跨境资本流动税成真,将深度影响人民币、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国际化推广,也将在政策面上波及币圈。

人大、清华和北大,是我国经济学三强。当然南方可能有些学校在学术上不服气,但至少在对中央政策影响方面,这三校是确确实实的三强。很多建议并不仅仅是建议,其实带有为中央预研政策的背景。

言归正传,所谓跨境资本流动税,是一个防危机的税,而不是正常经济状态下需要征的税。这个税平常在跨境资本流通正常时是不收的,所谓正常时期的跨境资本流通,是可以统计量化的。但是在危机时期,出现资本外逃,或者是出现金融攻击的时候,这个税就会按照机制设定启动,按照鞠建东教授的说法,就是在资本外流达到正常统计流量的2~3倍时启动

其机制设计是两部分,开户费+累进税。开户费是开一个账号,就要交一笔钱。这类似于我们在区块链内容平台上,如果想多设小号撸币,那么如果要交开户费,你就不可能多开户,理论上开户不超过5个。累进税则是资本跨境汇出金额越大,税率越高,最高设计可达30%。开户费+累进税,使得异常外流的危机时这个税让资本难以外流,因为会造成巨大损失。

这种跨境资本流通税如果成立,1997年索罗斯攻击泰国金融那种情况就难以出现。当时它攻击泰国的收益率是15%~25%(注意:很多人可能以为索罗斯收益极高,其实这种大操作不可能有很高收益的),这个收益率低于30%的最高累进税率,所以如果再想这么搞,得不偿失。

为什么现在会建议这个跨境资本流通税呢?其实应该说早就想搞了,只不过过去是顾忌美国的反应,坛坛罐罐不要因此打破了。但现在美国反华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这个时刻推出这个税自然就有更大的意义,不仅是一种对危机的提前预设,还是应对目前美国不断对华攻击的利器。

这个税背后的意义是什么呢?多数人可能认为是防范热钱冲击我国的金融秩序,这个理解也没错,肯定有防范热钱冲击的一面。但更重要的不是防守,而是进攻——这是开放跨境资本流通和人民币汇率的重要步骤

举个例子,国内的房价比较高。例如上海北京深圳最典型。如果开放跨境资本流通而没有限制,那么北京一套房子2000万,拿到纽约伦敦恐怕可以买2套甚至更多套同类住宅,没有办法,就像股市是美元的蓄水池一样,房地产是人民币的蓄水池。如果这样的情况下开放,部分资本跨境外流自然就很可能发生,这当然会冲击金融秩序,例如导致人民币汇率下跌。但如果有这个跨境税,就可以挡住这种可能的外流,很明显,2000万的房子卖了想流通到国外,对不起,大概要交接近600万的流通税!

所以,有了跨境资本流通税这样的防火墙,中国才能在开放跨境资本流通时保持金融稳定。人民币国际化最重大的阻碍,就是人民币无法自由流通,境外机构人员卖东西如果收了人民币,不能自由流通拿在手里干什么呢?如果那样,当然无法与美元竞争。所以跨境资本流通税——开放跨境资本流通——人民币国际化这个执行逻辑才成立。

看得更深远一些,这同样可以是人民币浮动汇率的防火墙。学过经济学的都知道,经济学上有个著名的蒙代尔不可能三角(三元悖论),即独立的货币政策、固定汇率,以及跨境资本自由流通,这三者是不能兼得的。原来国家显然坚守的是独立货币政策和固定汇率,虽然汇率用的是“有管理的互动汇率”的说法,但实质上央行强力干预下还可以视作一种固定汇率。当时放弃的是跨境资本自由流通,金融管制来保证汇率稳定。但现在既然往跨境资本自由流通方向走,又不可能放弃独立货币政策,那么固定汇率就不能坚守,自然趋向浮动汇率。

独立货币政策、浮动汇率和跨境资本流通,这大概就是中国最近未来的金融方向选择。这种选择,自然是中美脱钩和贸易战背景下的选择。原来固定汇率,是锚定美元。现在在美国越来越敌对我国情况下,继续锚定美元的风险就越来越大,而对人民币国际化的需求急迫感和现实性就越来越强。

这种态势下,显然也会推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更快实施和普及。主动和被动地加速去美元化,是否会导致人民币汇率的先跌后涨呢?去美元化自然要付出代价,前期人民币国际信用还薄弱,不用美元,自然境外会严苛地看待人民币的估值,这可能导致贬值的压力。所以国家也势必要加速人民币国际贸易和汇兑的信用建设。DCEP相对于传统人民币的新优势,例如无需账户、汇兑速度快、高安全性、终端匿名性、便捷性等,都可以加速人民币的国际化速度、广度和深度。当渡过这个信用的薄弱期,中国的经济实力和贸易规模就会发挥极大作用,提升境外对人民币的估值,这将带来升值的可能性。而我们也知道,贬值期资本易于外流,而生值期往往资本流入

所以为渡过人民币国际化的这个信用薄弱期——也即金融风险期,全面加强对资本的外流管控是必然的选择。跨境资本流通税和其他各种配套措施也就是这样背景下可能应用的手段。

所以我们可以预判,这种趋势也将影响币圈,最根本最重要的影响在于交易所的出入金领域,防范资本外流的政策会不断加强,这将导致交易所出入金的进一步困难,尤其是目前币圈交易主要的稳定币是USDT的背景下。毕竟,USDT是1:1兑换美元的。如果下半年,我们看到防范资本外流的监管政策不断加强,那将不是值得诧异的结果。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与作者之间的任何争议,与本平台无关。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admin@btc366.com,本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366.com/13723.html